七年以后

那个时候还没剪去长发

七年以后

写着无人问津的诗

蓄起了胡须

 

没有人可以阻止天黑

记得来时走过的路就好

 

不知多少个七年以后

我将老去

我将消散

我将这一切留在诗歌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